首页>名家讲堂
名家讲堂

林左鸣:大众消费与经济转型升级


 

撰稿:姜宁

 

“着力扩大居民消费,引导消费朝着智能、绿色、健康、安全方向转变,以扩大服务消费为重点带动消费结构升级。”113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为未来的消费发展指明了方向。而在114日上午,作为该项建议的重要决策者之一的中央委员、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林左鸣,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发表了关于“大众消费与经济转型升级”的主题演讲。林总以其渊博的知识,独到的见解,前瞻性的洞见,引领大家纵览国际格局,叙述来龙去脉,为大家解读了大众消费为什么要转型,向何处去,如何转型。

 

全球经济形势:博弈与狙击

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出口、投资、消费”,从改革开放时期的“出口”优先,到现在注重“消费”,可以说是中国开始把一直往外看的目光投回到自己身上,重新审视自己的契机。林总着重强调,在寻求经济发展的新动力之前,应该先讨论全球的经济形势。

      大局上看,全球还是处在东西两方两个力量的博弈状态中。然而伴随着欧盟的成立,亚洲“四小龙”、“四小虎”的崛起,美国开始不断向外狙击。近几十年亚洲发展迅猛,甚至有了“日本世界第一”之说,美国通过逼着日元升值,沉重打击了日本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让日本陷入长期衰退。针对“四小龙”,美国劝它们的企业搞专业化,结果使台湾企业成为美国超市经济的“盘中餐”。美国还通过爆发金融风暴,对蓬勃发展中的“四小虎”造成强烈冲击。

在经济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下,东盟国家逐步认识到启动新的合作层次、构筑全方位合作关系的重要性,“10+3”(中日韩三国,加上东盟)在人口、市场、地理环境上的优势,一旦成气候,很可能会将大西洋格局改写为太平洋格局,这对于美国来说几乎是个噩梦,因此美国频频制造事件来遏制“10+3”的合作,包括TPP,包括巡洋舰进南海。

“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中国的出路只有发展,不能让发展停下来。”林左鸣指出,“同时也要坚持走出去,按照中央的正确部署‘一带一路’向前推进。”

 

且看国内牌局:为什么要以内需拉动经济增长?

      一副扑克中,除了大小王,还有黑桃、红桃、梅花、方片,四个2都是仅次于大小王的固定主牌。在国家牌局中,大王相当于中央政府,小王相当于各地政府,四个2是重企业家,四个花色的牌是出口、投资、消费,消费又要分解“政府消费”,和“大众消费”两块。“如果拿了一手好牌,叫晚了,被人抢先了,你成就了一副错牌。搞经济和打牌道理是相同的,叫牌很重要,”林总形象地比喻道。

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中国经济出现了“没牌可打”的问题,这时候会叫“五主”,最容易上手是大王了,中央和地方政府利用财税政策带动相关带动投资,开始打公共消费牌。但是因为担心对家手上好牌的压制,往往会把能够得分的副牌捏在手中,垫出重企业牌。其结果是,政府加强了行政干预,企业的作用发挥受到很大的制约。

      “实际上,一个大国,尤其是一个要走到世界前沿的国家,要是没有本事做到国内消费为主导的经济,肯定没戏,”林总直白地讲道。美国的经济就是以消费为主导的经济,而日本的产能跟国内消费能力之比太悬殊。出口确实能带来利润流入,但是消费本身对经济健康,对财富积累的支撑作用不容小觑。

 

如何打好消费牌?

      如何打好消费牌?林总认为应该推进消费2.0到消费3.0过渡。

消费1.0是计划经济时代。衣食住行全是凭票,而且配额很低,谈不上花色品种,人们只能保持最低水平生存需要,满足生理需求,很难满足心理需求。

19世纪70年代,中国开始步入消费2.0时代。70年代的手表、缝纫机、自行车,80年代的冰箱、彩电、洗衣机,90年代的空调、电脑、录像机,电话,虽然在当时还很稀有昂贵,但都相继出现在居民家中。衣食住行问题也基本解决了,虽然商品房的推出带来了很大的问题,但这是因为资本市场不健全造成的,公众普遍把房地产当成了投资保值的工具,而非生活必需品。

      当今的中国仍处于消费2.0时代,在互联网的影响下,传统产业举步维艰,功能性产品滞销。林总认为,在这个广义虚拟经济时代,要关注产品的品牌价值和商业模式。第一要分价值属性看,虚拟价值的产生、流通和消费成为经济活动的主流。第二个要从价值源头看,生活是财富之父,信息是财富之母,这是一个新的变化。第三要从价值形成来看,信息态和物质态的二元价值的容纳,产生新的信息态以后,会形成价值进化。第四从价值增长看,人文创新和技术创新交替接力,推动经济增长,而且现在人文创新起的作用比技术创新起的作用更明显。第五从价值评估来看,虚拟价值越来越成为企业价值的关键成分。第六从价值载体看,财务标志成为现在金融体系重要的一支任务,我们很重要的任务,把人民币发行的基础,从过去美元储备,转化为黄金储备加上有效的国内资产,改变原来以美元为财务标志的认识。

  

消费转型向何处?

消费转型的下一步将走向何处?林总给出的设想是“医、教、娱、养”。

中国医疗问题主要是供应的问题。林总认为,用市场经济的办法来解决医疗产业存在的不平等的问题,是可行的。就是要回归人本经济,以人为核心,新出台的政府会计制度似乎也在印证这一点。“所谓的生得要好,老得要慢,病得要晚,死得要安,这四个环节正好是可以去做的四个业态,”林总如是说。

教育是中国经济升级的根本动力。我们必须有全新的教育体系,意味着在我们的一生都要在教育的过程中。这个教育靠国家的义务教育、国家的计划经济模式是行不通的,需要市场的资源配置。

讲到娱乐方面,林总举出了小长假时景区人满为患的例子,社会对娱乐的需求越来越巨大,也越来越多样化,西方国家已在这个市场占领高地,中国在娱乐产业的消费转型也值得期待。

养老也是一个巨大的产业,“过去是提出124结构,前锋一个人,中锋2个人,后卫4个人,指的是夫妻两口子带一个小孩后面4个老人。现在放开了变成了224结构,中场就更累了,原来前锋只有一个人的,现在要负责两个前锋了,”林总认为老龄化不一定完全是问题,也会是一个商机。老年人有老年人的优势,他有很多经验可以共享给社会,这会是将来新产业的切入点。

 

    “求名当求天下名,计利当计天下利。”企业将来怎么去发展?政府政策如何去引导?大王、小王和四个2又该怎样各司其职?在林总的启发下,在座的全国会计领军学员们又陷入了新的思考……(摄影:劳毅力)










 汉族,1957年生,福建漳州人,南京航空学院学士、长江商学院EMBA、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现任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曾任成都发动机(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沈阳黎明航空发动机集团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