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讲堂
名家讲堂

黄速建:风雨中前行的国企改革

      撰稿:汪立志 摄影:劳毅力


  国企改革一直是大家所关心的热点问题在之一,随着最近22号文《国有企业指导意见》的出台,对国企改革的讨论更是趋向于白热化。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全国会计领军大集训的名家讲堂很荣幸的请到了这方面的专家,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的黄速建教授,来分享他关于国企改革的真知灼见。
  黄速建教授围绕国企改革,主要就经济新常态与深化改革,国有企业的基本状况,《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的解读,以及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这四个方面进行了深入探讨。


经济新常态与深化改革
  首先,黄速建教授通过一系列的数据资料分析,得出我国企业的发展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的结论,并将这些变化总结为以下七个方面,包括国际经济发展不确定性增强,信息技术革命发展迅速,要素低成本优势减弱,资源环境约束进一步增强,国际竞争环境更加激烈,内需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增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难度更大。
  同时黄速建教授还提到我国已经来到了经济学上所说的刘易斯拐点,人口红利也在逐渐消失,而更糟糕的是我国还面临着刘易斯拐点出现和人口红利转折点最短的转换,未富先老。可以说我国企业现在面对的经济形势相当严峻。
  此外,我国企业自身也有三大问题亟待解决。第一,生产效率增速下降,资本回报下滑。这是由于我国已处于工业化的中后期,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已成必然趋势。第二,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我国之所以只是工业大国,而不是工业强国,原因就在于我国企业缺乏创新能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际性技术标准、平台性或者行业旗舰企业少,使得中国企业缺乏对企业链的控制力,在国际发展和产业竞争当中缺少话语权。第三,严重的产能过剩。尤其是2012年以来,产能过剩问题更加突出,呈现出行业领域广泛、全范围产能过剩的特点。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全面深化改革,其目的就是为了突破新常态,为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为了我国经济能够以中高速继续增长。


我国国有企业的基本状况
  在中国,国企是这样一个巨大的存在,以至于没有人可以回避,它的不足和他的贡献一样,都不得不正视。
  从规模来看,中国企业五百强的排行榜当中这十多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始终占66%,而且在前几位的几乎清一色的都是国有企业。从所有注册类型的平均规模来看,高一点的也几乎全部是国有企业。
  从区域来看,国有企业分布最广的是华北、华东和中南地区,规模也最大。如果再画大一点区域,东部沿海地区占我们国有资产总量三分之二。而且这些地区的企业效益也是最好的。
从税金上来看,国有企业交的税金大致占全国的一半。同时也占工业企业税金的一半左右。
分析1997年到2013年国有企业有关数据可以看出,国有企业总的数量是下降的,但资产总额增长很快,而营业收入、销售收入却增长的非常少,甚至几乎没有增长,基本处于下行状态。


《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的解读
  黄速建教授认为,从国有企业的顶层设计来看,我国国企改革其实就是1+N, 1就是一个指导意见,N是一系列配套规定和文件。近期出台的《国有企业指导意见》就是这个非常重要的“1”。
  黄速建教授简洁的将这一指导意见,概括为一二三四五六。
  “一”就是一面旗帜,就是社会主义伟大旗帜,这面旗帜不能到,因为它指引了改革的方向。
  “二”是两个不动摇,坚持国有企业在国家发展中的重要地位不动摇,坚持把国有企业搞好,把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做优不动摇。
  “三”是三个有利于,有利于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有利于提高国有资本竞争力,有利于放大国有资本功能。
  “四”是四项建设。第一,是着力推进带有长期性、全局性、根本性意义国有企业制度建设。第二,是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建设。第三,是国有资产监督体制的建设。第四,是国有企业党组织的建设。
  “五”是五项原则,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机制,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坚持增强活力和强化监管相结合,坚持党对国有企业领导,坚持积极稳妥统筹推进。
  “六”是六项重点任务。第一项任务是分类推进改革,第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第三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第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第五强化监督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第六加强改进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


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的改革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指导意见里重点内容之一,而黄速建教授之所以将它专门提出来,是因为他认为这是此轮改革最重要的任务。
  混合所有制的重要性在中国早就是不争的事实,它在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当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中国所有的工业企业当中,有三分之一数量是混合所有制企业。而从资产、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总额这三个指标来看,混合所有制工业企业在全部工业企业当中也占据了半壁江山。
  为什么要发展混合所有制企业?黄速建教授总结了三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我国改革范式化的需要,必须强调制度的合法性,明确所有制的合法地位。
  其次,是为了有效的发展公有制经济,推进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能够放大国有资本的功能。
  最后,是为了推动非公有制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打破垄断行业国有资本垄断,让非公有经济也可以参与进来,为非公有制经济进一步发展提供更大的空间。
  而就怎样发展非公有制经济的问题,在《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意见》里面提了明确的原则,即: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严格程序、规范操作、完善制度、保护产权、能改则改、稳步推进。
  最后,黄速建教授就国企改革的问题做出总结,他认为我国目前面临经济新常态,经济进入中高速增长阶段,政府希望通过包括国有企业改革在内的全面深化改革,来带动下一步经济增长。国有企业虽然数量占比不大,但是在中国是平均规模最大,进入世界五百强企业数量最多,资产占40%以上,几乎遍布所有领域和所有地区的一类企业。改革开放以来国有企业总体上是处于大幅度增长状态,国有企业代表国家、代表公众利益,参与经济、干预经济、解决各类市场失效问题的有效手段,是国家财政的有机组成部分。这是我国的国有企业性质之所在。中央有关国有企业改革指导意见,对深化国有企业做的全面部署,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意见,以及将要出台涉及国有企业问题,文件都作了具体规定,我们期待通过包括国有企业在内全面深化改革来激发动力,继续推动中国经济持续增长。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管理学教授、博导。

       黄速建教授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管理科学研究中心主任;《经济管理》杂志副主编;兼任中国企业管理研究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公司并购、企业组织与企业改革。1988年8月~1989年5月期间在美国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 )弗莱彻(FLETCHER)法律与外交学院任访问学者,1997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成果包括其专著《公司论》,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一届青年优秀成果专著奖;《国有企业产权制度变革》,获蒋一苇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基金优秀成果专著奖;《现代企业管理:变革的观点》,获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专著类优秀成果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