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讲堂
名家讲堂

陈凤英:亚投行与TPP——规则之争下世界格局的变迁


张珂

      随着经济全球化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步伐加快,世界主要国家各自联络同盟,争先占领市场,制定规则。自2014年中国倡议设立的亚洲区域新多边开发机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建成之后,亚太经济合作会议成员国中的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等四国,发起组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至此,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各国又重新划分阵营,世界格局变迁形势波云诡谲。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的原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陈凤英教授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全国 会计领军大集训的名家讲堂 进行了一场深刻的演讲,对世界格局的变迁进行了深度剖析。
今年是中国经济外销的丰收年,丰收最大的就是AIIB(亚投行)。在去年10月24号的互联互通,北京APEC前期的会议上,当时只有21个国家,发达国家开始进入,朋友圈扩大到57,所以今年是收获年。但是今年又是挑战年,因为TPP收获了超越现在所有WTO当中有我们认为接近300多个区域安排当中,最高的最全方位的,最面向21世纪的的另一个朋友圈。这会形成一个很大的挑战,不是市场,是规则和秩序。
        全球的布局很有意思。奥巴马在太平洋那边呐喊说不能叫中国人制定规则。我们看到了世界格局性的变化,在亚太,在中国、在美国,两个国家一个在太平洋这边,一个在太平洋那边,我们ARB成立了,他那边TPP完成了。
      未来还有一个大西洋的TP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他们也开始加快了。整个世界由于亚太的崛起,中国的崛起,改变了全球的秩序。这个秩序是因我而起,我们不需要太担心,因为中国的伟大复兴,中国经济的规模超出了国际上预期也超出了我们自己的预期10万亿。
21世纪经济究竟未来会怎么走?经济竞争规则谁来制定,最后的经济秩序谁来形成?秩序的形成很有可能到第二个100年,就是2049年,也许那个时候秩序已经形成了,但是规则一定在竞争。
       我们看到的是竞争的市场,到了金融危机后阶段或者后金融危机时期全球竞争的是规则,美国知道竞争对手是在亚洲,是在中国。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我们能办成这么大的一件事,连美国不相信中国能办成的事,我们办成了,这就是亚投行。TPP的应运而生,改变了WTO的规则,引领WTO,告诉WTO必须改革,要求中国很多全面对外开放的条件要符合TPP,我们可以不去申请,但是必须研究。
      TPP就是占世界经济40%,看来很大,但是一定要知道占贸易只有22%。TPP不完全是一个贸易关系,我们理解他为贸易安排FTA太简单了,他是包括投资、知识产权,知识产权就是技术贸易,服务贸易,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现实问题,他还要往前扩大。是一个制度安排,是一个规则安排,是一个秩序安排,这首先要看到的。
      国际货物贸易的增长已经低于世界经济的增长,美国在探讨未来得增长空间在哪里?他认为是服务贸易、技术贸易、新业态。WTO没有能力做,他就来做。他在引领21世纪新一场全球化的趋势,就是货物贸易走向服务贸易,技术贸易,全方位的国内的宏观政策的协调。可能是未来WTO应该做的,应该是中国当下、未来做的。
      世界上如果有两个国家,坐在前面就是中国和美国,对国内的制度性安排和国际的制度性安排在谋划。包括日本都要加入进去倒逼中国,日本的市场在中国,必须进去靠着美国。日本的开放困难很大,因为农业,农业是日本的政治问题,是一个选举、选票问题,但是必须加入。
很有意思的一个包围圈大家可以看到,亚太的安排,中国在中间。整个APEC里面21个成员12个被拿出去了。这样的圈形成之后,抢占的市场是亚太,制定的规则是亚太,想要跟他合作,TPP就是一个门槛。现在WTO谈不成的基本都在他里面,未来第2个一百年当中,我们要全球化和走出去的规则几乎全包括在里面了。关税几乎在20年有的是25年,会降到零。
      全覆盖高标准就是为亚太竞争占领制高点,为了WTO当中有一个非常高的起点。环保、劳工、原产地、政府采购,国有企业全放在里边,超出了WTO,甚至在引领WTO,但是不可能替代WTO。WTO已经到了160个成员,这是不可否定的,虽然在多边谈判当中遇到了问题。已经不可能在160个成员当中执行一票否决了,我们认为一定是WTO需要改革的。
      政府如果在投资方面有倾斜的话,投资者也可以起诉这是一个新的规则,这也就是现在TTRP现在在谈的一个问题。争端解决竞争已经在高层化。昨天我们看到了三一重工在美国的成功,原则上我们胜诉了,我们看到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
      事实上亚洲国家当中就是中国,他要平衡这个关系。二十一世纪,世界上我们叫开放发展,事实上我们要从制度性的话语权开始,从量影响到世界,到责影响世界,这个时候的抗衡真的是博弈。如果是希拉里上来,要做世界霸权一样的军事和货币。亚太国家澳大利亚明确跟我们说,美国的经济市场已经在收缩,我们当然要靠你们,但是我们不知道你们未来怎么样,他说我们要摇摆了。美国的话语权,所以我想这对我们亚洲是一个挑战。
      全球已经辩证了一个很有意思了,TTIP,TPP,RCEP。WTO到这个时候已经不能起到很好的凝聚作用的时候,大家都在殊途当然最后在同归,所以我们能够看到TPP的鲶鱼效应。他把亚太是搞活的。如果没有TPP,我们不会那么去RCEP“10+6”,我们不会那么去跟韩国谈。如果没有TPP也不能把日本倒逼我们这里来,像今年开始我们实实在在开始谈东北亚自贸区,东北亚银行。一定要以积极眼光去看。
      跨境贸易不是在我们的进出口贸易里统计的,尤其马云的跨境电商一出现,每天点击一下就买到了美国、欧洲,买到任何国家的东西,这就是一个现实问题。所以我们应该说,他对贸易上影响真的是小,一包括中国就有4万亿的贸易量,不包括中国就只有2.4万亿。所以迟早他要把中国纳入其中。现在不进不要去管他,我们做我们的,到时候他必须得找我了。十年以后的中国,如果真正实现了新常态下的可持续发展,对中国来说真的没有挑战,所有的标准我们都可能能实现。
      我们认为现在重点中美BIT,亚洲RCEB,中欧BIT加BITT,我们的战略就是可以这么做,我们可以声东击西,跟欧洲搞合作,再倒过来让你美国,这是非常好的一种战略。
      我们想整合的最大化就是FTAAP里面,所以TPP也是美国想要FTAAP成为一个他所能控制,主导最后听他话的TPP,他并不是真的另起炉灶,他只是要中国先谈,谈完以后中国进入由他来主导。
      我们的蓝图,我们的朋友圈就这么大了,AIIB已经不是亚洲的了,我们倡议,想用我们的钱为亚洲人办一件事,突然变成了我们的朋友圈。中国TPP和美国的AIIB,不能把这两个机构作为队列的,一个是融资平台,一个是经贸合作和规则制定完全是两回事,我们也在改变世界,投资环境在改变世界。现在的基础设施未来可能要教育文化、卫生要扩展,这期投资在亚洲,现在我们的行长已经提出了非洲有很大的压力。
      做好亚开行,它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了,中国可以为世界办事了,完全提高了我们的信心。这次中美访问的时候声明就是参与者,建设者,贡献者。
      力量格局在旧和新之间转换,由北美、欧洲往亚洲在转换,中心的崛起的确是北在降南在升,我们已经在做制度安排了。
      西方国家首先把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因为货币国际化的一步从结算货币开始,从贸易开始,然后是投资,再到流通,大家就用、交易做人民币的交易,最后到储备的。承认了你的货币,就是承认你的国家,相信你的货币就是相信你的政府。
      我想给大家一个印象,中国可以影响世界,但是中国必须跟世界合作,因为世界是大家的,不是中国的,也不是美国的,公用的世界可能需要中国做出贡献。公用的世界需要有制度安排,未来的制度话语权可以在未来5年期待。你们是会计界的精英,希望话语权是你们的。(摄影:劳毅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中国对外经济关系、国家经济安全等研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被聘为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金砖国家经济智库中方成员;兼任中国国际交流协会理事、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常务理事;主持完成国家级和部委重大研究课题20余项,主编或合著出版10余部书,发表论文200余篇。
  近期研究:后危机时期全球经济转型与力量格局演进、全球经济治理规则与秩序变迁、美国经贸“两洋战略”即TPP和TTIP、亚投行与金砖新开发银行、人民币国际化、“十三五”我国外部经济环境与经济外交,以及亚太经贸合作战略,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