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讲堂
名家讲堂

王树增:抗日战争,伟大民族复兴的开端


撰稿:李桐林
  “如果我们再用狭隘的观点看抗日战争,如果再对那段历史漠然无知的话,我们不配做中国人”,11月4日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原武警政治部创作室主任、中国著名的军旅作家王树增将军心怀忧患语言铿锵,“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心灵健康的民族,不把自己的民族历史健全起来的,民族历史不能残缺,民族历史残缺就是心灵的残缺”。
  至今为止,当代中国对抗战史的表述是不全面的,是偏颇的,在很多方面的叙述是不符合历史的。“我有一个观点,对抗战史耸人听闻的错误认识不怨年轻人,是我们没有提供好的历史读物,没有提供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认知角度和历史高度”,王树增说,“要正确认识抗日战争就必须把战争之前的中日两国国情搞清楚”。现在我们对抗战史还有很多模糊的认识,对全面战争爆发时,中日两国到底各是什么样的国家都搞不清楚。如果搞清楚了,很多现在的奇谈怪论就可以理清楚了。


解析抗战前夕中日国情
  全面抗战的爆发始于1937年,那么1937年的时候日本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日本是一个从1905年日俄战争取得胜利之后迅速崛起,也就是说通过明治维新之后迅速走向了一个政治上已经完成了宪政改革的国家。宪政改革后的日本迅速解放了生产力、调整了生产关系,形成了现代意义准则之下的资本主义市场关系,逐渐成为了一个资本主义强国。日本这个民族,生存的坚韧度,苦难当中崛起的速度都是惊人的。1937年日本已经是一个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了,仅就军备而言,当时日本军队已经进入了航母时代,有强大的航母编队,他的海军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日本的作战飞机的数量,在全球各国强国的军队来讲,也是首屈一指的。日本军队最强的还是陆军,陆军的数量,训练质量,轻重武器的装备,以及单兵作战的能力世界最强的,没有哪一支军队能比得上日本陆军的作战能力。
  1937年的中国又是什么样子呢?东南亚国家当时还有一些简单的民族工业、简单的制造业,而中国还处于手工业时代,连自行车都没法做,更不要说飞机大炮了。1937年的时候,中国有海军,主力舰是北洋水师的;中国也有空军,数量却很少且缺乏一大批训练有素的作战飞行员;中国的陆军不少,但充其量也就是一支地方的民间武装。
  通过抗战爆发前的中日力量对比,相信大家对于中国为何会遭受侵略略有思索。
  中日两国的差距不仅仅是物质上的,精神上的差距才是最主要的。
  日本有一个重大信仰,尊皇制。这种尊皇制,对天皇的无条件服从,达到了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社会现象,就是这个民族万众归心,全民性的意志统一,这发展到日本的军队中就是武士道。军人打了败仗,对不起家乡父老,宁愿以死谢国。
  再联想一下1937年的旧中国,旧中国永远是一个词,什么词?一盘散沙,人心散。作为一个国家元首,作为一个三军统帅的蒋介石,从来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国家元首,三军统帅。除了中央一系部队的少部分,他谁都指挥不了。蒋桂战争、蒋冯大战等军阀混战是那个时代混乱状况的典型代表。
  军队是这样,行政上更是这样。当时我们的军阀,谁在哪个地盘上,你就是省主席。行政系统和军事系统是一样的,谁都指挥不了,这个国家是一个分裂国家,这勉强称为一个国家,实际上连国家的概念都不具备,它是一个分裂的,由各个诸侯,小政权集中起来的,这么一个松散的集团。
  还有就是中国的文化,儒家文化有它的缺陷,中间有一条就是泛神论,中国是泛神论者,没有一个严格的宗教,自古以来就没有。中国信的是实用主义、拿来主义,有事才信,没事不信。这使得我们这个民族要做到万众一心实在是太困难了。想一下,中国人什么时候万众一心过?


历史的荣光—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1937的时候,中国必须要做到万众一心,要不然中国没救了。说到这里,我们今天无论用什么样的赞美之词来赞美一个历史名词都不为过,这个历史名词就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国共产党人提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就是要唤醒中华民族全民团结一心的意志在这上头。为了完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伟大目标,为了民族的利益,中国共产党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西安事变推动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人不分南北,不分党派,不分阶层,不管南方、北方,只要你是中国人,你要团结在意志之下,这个意志就是坚决打败侵略者,把倭寇打出我们的民族,这就是抗日战争的最高原则。为了这个原则,所有的党派,所有的阶层都要抛弃自己的私利。中国共产党为了国家利益,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将唯一的立脚之处陕北变成了一个由国民党统辖的行政格局。
  共产党所有的武装力量一律改成国民革命军,由国民党的军事委员会统一指挥。更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放弃了自己的主义,无产阶级革命。你要知道这些主义,是多少共产党掉脑袋都不愿意放弃的主义,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但是民族危亡在即,民族利益第一,放弃。
  王树增将军认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它最大的功绩是在那个历史时期,突然将全国军民的心凝聚在一起了,这是万分珍贵的。所有党派和纷争不断的军阀门此时都团结在了一起。除了各个军阀空前抱团之外,更多的是唤起了中国人民的民心,中国这头沉睡的狮子在那个时候站起来了。普通大众纷纷捐钱支援部队,华侨慷慨解囊,甚至不惜凿沉轮船阻碍日本军队的入侵,即使是最不被人接受的妓女也在民族危难时刻为抗战贡献了一份力量。在整个近代史上,这种空前的民族团结是没有的,这归功于什么?归功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这是一个政治主张,共产党人不但提出了,而且实施了。


历史的选择—论持久战
  以前有句老话叫做中国军队失地千里不抵抗,节节败退,大片国土沦丧。这话没错,但是我们忽略了另外一面,“上海打了四个多月,虽然撤退的时候一塌糊涂,但是四个多月打下来,完成战役目标的”,王树增将军说到,“武汉会战打了四个多月,武汉会战结束以后,毛主席对武汉会战是有高度评价,说我们顺利完成了战略意图,严重消化日本国力和军力,动摇了他的军心,动摇了他的政治基础和民意基础,我们达到了目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论持久战,这在抗战最高战略原则上奠定了一个范本,一直是八年抗战最重要的战略原则。就是因为贯彻了这条原则,我们坚持到了最后的胜利。
  中国持久战战略目标的实现离不开中国共产党主导的敌后战场。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是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共同战斗的结果。两个战场的形成是由中国的国情决定的。敌后战场牵动着日军至少四十万的部队。试想,如果这四十万人压在正面战场,正面战场怎么办。


敬畏历史
  我们当代中国人的精神当中缺乏一个词,叫敬畏。人是有所敬畏的,我们敬畏法律,敬畏道德尺度,敬畏我们国家利益赋予我们的责任,敬畏我们父母养育之恩,我们得回报,这些都是敬畏。没有这些敬畏,这个民族的精神个人精神不健全的。王树增将军谈到了对待抗日战争这个历史阶段我们应该有的敬畏。
  首先,要对正面战场心存敬畏。我们长期对正面战场评价不高,非常片面。没有正面战场哪里来的敌后战场,是两个车轮支撑着战争,缺一不可。正面战场光大的战役就二三十次,数百万青年倒在了战壕,血流成河。而每一个倒下的青年背后都有一个眼泪哭干的母亲。从这方面看,我们心胸恐怕就心生一种崇敬了。
  其次,我们要对抗日战争涌现出来的英雄们心存敬畏。比如说共产党人左权,他的人品他的军事才能,他的忠贞勇敢有口皆碑。但是年纪轻轻的就牺牲在了前线,因为共产党人有一个习惯,总是冲在最前面,因此我们的团以上的干部,包括高级将领牺牲都特别多;再比如说国民党抗日将领张自忠,他是正面战场上最好调动的一支部队,哪里有危险就到哪里去,而且每次都冲在队伍的最前头。当他殉国时,毛主席写了一篇文章沉痛悼念这位中国将领,他说,张上将的殉国不仅是为抗战树立楷模,同时也是为了发扬民族至大至刚的气节和精神,这种生死不苟大义凛然的民族气节乃是抗日战争所需要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生死不苟,大义凛然,这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的核心,是气节的核心。我们深当敬畏。
  “我想人生是相通的,我们要为我们民族做点事,我们必须承接民族传给我们的精神,这个精神我们永远要看到我们民族精神的主流部分,因为没有这些主流,就解释不了今日中国,当然也解释不了中国的未来“,在演讲的最后,王树增将军为领军人才们介绍了历史,同时提出了期望,”既然我们叫领军人物,叫精英人物,更应该在精神上作为领军人物,精英人物,只有这样,才能非常成功完成我们的人生理想,当然也为我们民族繁荣富强做出应有的贡献”。 (摄影:劳毅力)




 

 

 

 

 

 

简历


  原武警政治部创作室主任。中国著名的军旅作家。中共党员,硕士研究生,国家一级作家,政府特殊津贴享受者,全军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著有长篇纪实文学《长征》《朝鲜战争》《解放战争》,非虚构中国近代史系列《1901》《1911》等。作品曾获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大奖、中国图书政府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鲁迅文学奖、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曹禺戏剧文学奖。先后在百家讲坛讲《长征》《王树增解读淮海战役》《王树增解读平津战役》《王树增解读辽沈战役》,引起轰动。在中央电视台特别节目《1911再读辛亥》(六集)、《脚踏着祖国的大地》(六集)中任节目总撰稿。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晚会”策划组核心成员,中宣部牵头的中央电视台大型文献片《东方战场》策划组核心成员,中央电视台9月3日阅兵文献片《英雄的旗帜》撰稿人。他撰写的图书《长征》《解放战争》等被中宣部推荐为全党必读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