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栏目管理>精英讲堂
精英讲堂

主题二:医改下的医院管理会计与价值创造


撰稿:姜宁 摄影:劳毅力

 


  11月2日晚,尽管室外秋风瑟瑟,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第一教学楼100人报告厅内依然弥漫着暖暖同窗情。由全国会计领军(后备)人才行政四期医改班主办的精英讲堂在此举行,来自天南地北的医疗会计人,在这里畅谈他们在医院管理会计探索之路上的感悟。兰州大学第一医院总会计师刘立善主持本场精英讲堂。


管理会计能做什么?
  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总会计师苏红首先发表了“大数据时代下的公立医院管理会计体系构建”的主题演讲。她开门见山,抛出“为什么要医改?”这个问题,医改的长期目标是要实现“安全有效、方便价廉”这一愿景,短期目标是要有效减轻居民的就医费用。要解决这一价格问题,成本是最核心的一环。
  接着她抛出第二个问题“会计能做什么?”,会计可以实现对费用的控制,医院的管理会计就是运用预算管理和绩效管理这两个工具来推进费用控制。单从价格维度看,预算管理的目标就是,控制人均费用,降低患者门诊人均费用和住院人均费用。再通过目标分解的方法,把费用落到实处。绩效管理就是要运用平衡计分卡这一工具实现财务、顾客、流程、学习四个维度的平衡,制定四个方面指标来考核各个科室,建立良性的内部管理,打造出平稳的根基,从而为更多病人提供优质的服务。
  此外在医院的成本管理中,还可以引进作业成本法,达到控制医院成本和费用水平的目的。医院财务制度规定有五种成本核算,科室、诊次、床日、项目和病种。在这个方法的推进过程中,存在着临床路径问题,患者处于信息获取的弱势一方,对医生的开单和流程不甚了解,很容易产生不信赖的心理,造成医患关系紧张。所以需要对路径进行规范,医生第一步需要做什么,第二步做什么,规范医生行为,不让他做一些超过他临床诊断以外的操作,通过这样的方法,推进医院成本管理,规范医疗行为,同时降低医疗费用。
  上述的种种思路,都需要通过大数据平台来实现,如果没有大数据,那么这些都是空想。苏总认为,医院的管理会计要,以大数据为基础,通过以财务为核心这部分,把预算、成本、物资、资产、人力等结合一起,把医院和护士系统结合起来,改善医院管理,降低患者费用,有效地控制医院成本。


一个时代即将结束,一个时代就要到来
  河南肿瘤医院的总会计师韩斌斌带来了第二个主题演讲——“信息化助推医院精细化管理”。她坦言医院是最难管理的组织,从投入角度看,既是资金密集型,还是劳动密集型,又是知识密集型。对于省部级医院来说,每天院区内上万人次的流动人口,每年几十亿的资金流水,上万台件的专业设备,数不清的专业流程和管理流程,靠传统方式实行精细化管理是不可能的,必须依赖信息化。
  在她看来,省部级医院目前虽然在信息化建设上都投入不少,但更多的是用于提高医疗质量、安全和效率,对运营管理来讲,数据的颗粒度、及时性、相关性还远远满足不了要求。信息系统每天产生的大数据对管理用处不大,只有经过精准细分的小数据叠加形成的大数据才有用。财务部门要积极参与到信息化建设中来,首先是建立起既满足业务需要又满足管理需要的基础数据库。河南省肿瘤医院从2014年开始建设HRP系统,建立了包括人员、物资、供应商、固定资产、会计核算等多个数据字典。这些数据字典既有横向多样的属性要求,又有纵向的归属要求,分别由不同的部门负责维护。其次是建立数据收集的管道,要尽可能做到在业务发生的起点数据同步进入运营系统。在这两项工作的基础上以运营管理为核心逐步扩大一体化的范围。第一层面是财务信息一体化,以会计核算为唯一入口,实现会计报告、预算管理、成本核算、绩效核算信息共享。第二层面是财务运营一体化,这个层级的关键是梳理人、财、物的运营流程,每个部门、每个岗位的职责和工作内容在大流程节点上环环相扣,业务信息和运营信息实时共享,实现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统一。第三层级是财务业务一体化,实现大型设备预约系统、高值耗材管理系统、医嘱系统、移动医疗、移动护理等业务模块和运营模块信息的共享,提高运营数据的业务相关性。第四个层级是院内院外一体化,把本地肿瘤发病信息和医院实际病种治疗信息相关联,通过比较,可以准确的了解医院在不同地区的影响力,这样不管在分院选址,还是开展有针对性的市场营销就可以做到心中有“数”。
  两年的信息化建设,在韩总看来获益不少。首先避免了重复劳动,既包括部门内部的重复,也包括部门之间的重复,工作效率大大提高了。其次医院管理更加规范,内控要求合理的嵌入了信息系统之中,可追溯、可视化的审批流使医院花出的每分钱、采买的每件资产都有迹可循。三是执行力大大提高。人、财、物管理的线性流程图和精细的HRP操作手册使每个部门每个岗位工作有据可依,更好配合。
  “一个时代即将结束,一个时代就要到来,”韩总总结道,“不论是我们所处的行业还是我们从事的职业,都面临巨大的挑战。在医改大背景下,随着分级诊疗政策的实施,公立医院特别省部级医院,目前人满为患、靠规模取胜的发展模式,是不可能持续的。而随着信息技术包括移动互联网、社交平台、大数据、云计算的发展,也倒逼我们财务工作由核算型、报账型向风险控制、价值创造必须转型。我们作为“医改班”的会计领军人才、必须勇于担当,有所作为。”


勇试深水,敢涉险滩
  新疆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总会计师兼财务部部长刘萍继续深入探讨了“新医改背景下的医院管理的创新与价值创造”这一主题。刘总先回顾了医疗改革的历程,从1989年之前的计划经济,到1998年的核定收支,定额管理,再到如今的去行政化。再谈到医疗行业的现状,她认为现在正处于政策调整的消化期和医患关系紧张的阵痛期,并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医生根据诊疗量、开药量和检查量来确定报酬的情况下,一名医生一天要接见两三百名门诊病人,这么大的强度,对患者来说是不人道的表现。
  改革刻不容缓,如何进行价值创造?刘总从宏观层面提出了她的设想,一个是加快推进公立医院改革,二是扎实推进全民医保体系,三是大力发展社会搬移,四是推进相关改革,发挥政策叠加效应。同时她也总结了所在医院在微观层面的管理创新,深化人事、财务、薪酬制度改革,实行了聘用制度和岗位管理制度,各家医院基本落实了同工同酬工作。在人员管理逐步由身份管理向岗位管理,在财务管理方面严格预算和收支,包括财务集中统一,加强资产管理,严格内部控制,完成内部手册建制。在医疗质量和安全方面,建立质控网络,健全各种制度,强化的医疗护理质量。
  医院需要实现科学化、专业化、精细化管理,最重要的是要形成以会计为核心,成本、物流、固定资产和人力资源为基础,集绩效考核和奖金发放为一体的系统模式,这对我们在推进全面预算管理和全面加强内部控制,完善成本和绩效管理,强化支出管理,将来人才管理和信息化建设都是一个推手。


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
  在圆桌会议上,来自中山大学岭南学院EDP教育中心主任卢锐教授对前三位总会计师的演讲内容充分肯定,并列举了真实的事例,指出了管理会计在实际推进中所面临的问题,他认为一个医院要很好推行管理会计,要很好实现效率型组织,提高效率,跟权力体制,利益重构密切相关。我们所提倡的信息化,构建的信息系统,包括制度流程梳理,岗位职责梳理,内部控制制度,归根到底还是由人来完成的。管理会计最大的问题还是对人的管理,尤其是对医院一把手的管理,只有真正推动体制变化,才可能让管理措施到位,这才是最关键的。
  参加过医院会计制度设计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政府会计研究所所长张琦教授接着从制度角度出发,分析了管理会计制度存在的问题,就是财政部制定的规则远远落后于医院的发展状况,仅仅把医院看成是事业单位,管理其财政资金预算,这跟医院本身所进行财务管理、预算管控、绩效评价需求是偏离的。
  就在11月2日,新的政府会计制度发布。展望未来,张教授信心满满,因为这对于未来的医院,无论是会计核算还是财务管理都是有很大帮助。把原来纯粹的财政预算管理这部分的会计核算职能和预算管理职能,从医院现有会计和财务系统剥离出来,按照双系统、双要素、双基础的方式来设计。他预测,未来的预算会计,对接财政的系统,更多植入信息系统,而且不会占用财务人员太多工作量,因此有更多时间和精力,运用财务管理、成本管控、风险核算等来满足医院自身的管理需求,创造医院价值。他的设想是,财政部会把所有的行政单位、事业单位,包括医院,全部做在一个规则里,做出一个通用式的报表。从未来大趋势来讲,医院作为一种特殊的事业单位,越来越强调企业化管理。财政部门已经开始关注这个问题,开始着手做相关工作。


  管理会计在医院的企业化管理趋势下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未来,需要众多医改会计人扛起重任,迎接挑战,披荆斩棘,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