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管理会计论坛
管理会计论坛

黄速建:透视中国制造2025

      
撰稿:许昕

    

      2015年5月,《中国制造2025》横空出世,提出了中国制造强国建设三个十年的“三步走”战略,是我国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11月3日上午,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第三届管理会计论坛现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的黄速建教授向来自700多位全国会计领军人才详尽介绍了这一战略的前因后果。


  为什么要推行中国制造


      黄教授指出,首先,在经济从高速增长下行到中高速增长的背景下,中国制造业要想成功转型升级,面临生产效率增速和资本回报下滑和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问题。其次,我们是工业大国,但是我们远远不是工业强国。我们的制造业单位产品、单位GDP产出的物资消耗能耗非常大。我们缺乏有国际影响力的民族品牌,我们的芯片进口量和石油一样,甚至在金额上超过石油,成为两大中进口产品之一。我国呈现出全方位的产能过剩。同时,企业面临国际上来自发展中国家在低端产业和发达国家在下一代产业竞争战略制高点方面的竞争,还面临着TPP和TTIP这样的贸易体制方面的竞争,这在很长时期内将成为制约中国制造业融入新的贸易投资秩序的重大障碍。所以实施中国制造2025的根本目的,是为应对第三次工业革命对中国制造业的冲击,本质要求是要通过创新、提高效率来提高中国的经济增长。
      中国制造2025的根本就是要创新,通过创新促进转型,通过创新提高增长速度。无论经济学理论还是管理的理论都说明了这一点。所以企业转型升级反映在微笑曲线上就是要通过延长产业链或者是制造产业的服务化,企业由曲线中间的低附加值环节向两端的高附加值环节转变。同时在制造环节要加强管理,提高制造环节的附加值,由微笑曲线同时转向武藏曲线。
      总而言之,实行中国制造2025的原因主要是对外回应新的国际竞争,对内针对中国制造业发展过程当中存在一系列深层次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同时对低附加值产业结构进行升级。


  中国制造的基本内容


      中国制造2025的指导思想是要以加快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和制造业深度融合为主线,来推进智能制造。基本要点,就是要通过迎接新一论的技术革命,加强工业技术能力,主要是弥补短板,包括核心基础零部件,先进技术工艺,关键基础材料,和产业技术基础,提高综合集成水平,培养多层次的人才,主要包括技能性的人才。
      中国制造2025提出三步走战略,第一步用十年时间迈入制造强国行业。第二步到2035年中国制造业到先进强国的中等水平。第三步到新中国成立100周年的时候,大约是2050年,制造业大国地位更加巩固,综合实力进入制造业强国的前列。任务和重点主要有五项,包括提高国家制造业创新能力,推进信息化、工业化的深度融合,强化工业基础能力,加强质量品牌的建设和全面推行绿色制造。深入推进制造业结构调整、发展制造业的服务化、提高制造业的国际发展水平。


  浅谈德国工业4.0


      工业4.0是最近中国经济中最热门的词汇之一,黄教授从以下几个方面简单介绍了工业4.0。首先是我们根据工业生产所依赖的主导型制造系统的技术经济特征,界定了四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是水和蒸汽推动机器代替了人力,第二次工业革命电气化跟分工,并在此基础上实现大规模生产,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信息化条件下进一步生产,第四次工业革命是基于信息网络物理系统的智能化的工业化。
      其次,第四次工业革命会带来生产方式的转变也会带来产业注资方式的转变,更会带来产业竞争优势的重构。黄教授指出,理解工业4.0不要光看到某个点的技术,要注意到技术发展的多层次性,首先它是一个制造系统:应用集成新的智能技术和大规模的制造系统,柔性制造系统和可以重构的生产系统,先是制造系统的变化,第二才是中程系统的变化,制造技术和工具,人工技能、数字制造、工业机器人、3D打印等等为代表的制造技术和工具的变化。第三个层次是底层技术,就是通用技术,包括超级宽带、激光技术、新材料等等,我们能把第三次工业革命等同于某些技术工具的突破,也不能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将会替代扼杀我们目前大规模生产等传统生产方式。
      最后,工业4.0不只是一个技术的过程,它包括技术制造范式的转变,人核心能力的变化,人机关系的变化,竞争战略关键维度的变化,创新战略的变化,企业组织和产业组织特点一系列的变化,而不只是一个技术的过程。从成本结构的角度看,工业4.0确实可能进一步弱化中国要素成本低的优势,但是综合竞争绩效的角度看,工业4.0对中国工业产品竞争力产生更重要的影响,不在于弱化了中国成本优势,而在于国外企业可能通过利用先进制造技术,在维持可接受成本的基础上,针对快速变化的市场需求,能够提供比中国产品种类更加丰富、功能更加齐全、性能更加稳定、使用更加人性化、环境更友好的产品,这对我们竞争的威胁主要在于这一点。
    德国工业4.0从技术本质上来说,就是一个信息物理系统。通过3C的技术有机融合和深度协作,实现大型工程系统的实时感知,动态控制和实时服务。我们更要看到它的经济本质,经济本质就是推广德国工业解决方案,掌握标准主导权。智能制造的特点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包括信息更高层次的资源优化,包括知识、人机关系的深化等等。


  中国推行工业制造2025存在的障碍


      第一个障碍是由“成本优势”向构筑新的“综合竞争优势”转变。德国4.0是将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引入制造业,而我们是在传统制造业升级的基础上提升制造业智能化水平。德国由于其本身的实际情况使得它的推进是演进式的,把企业的最佳实践直接上升为标准。我们从我们的实际情况出发,因为我们缺乏像德国的博世这样一些具有平台架构能力的核心企业,所以我们要通过构建式的方式进行转变。               
      第二个障碍是迎接新技术,对于一般企业来说,加快先进制造技术和制造系统的引入,不断提高对新技术的适应性,通过持续改进、局部改进去逐步适应工业革命。同时去也要重视技能人才和知识性员工的引入、培育和激励。
      第三个障碍是战略转变,我们要补工业2.0的课,虽然我们现在讲工业4.0,但是我们要从工业2.0的课开始补起。因为我们本身缺乏基础能力,中国在补2.0的课同时要补3.0的课,并同时推进工业3.0和工业4.0。
      第四个障碍是转变要从模块化产品向复杂化产品和一体化产品的转变,或者同时我们要具备这样的能力。并不是说要放弃生产简单产品和模块化产品的能力,因为那种能力也是一种能力。黄教授举例说,日本的福基莫德(音)曾经写过一本书,讲到日本制造业竞争优势潜在的威胁,制造业模式存在的威胁,他提出一个观点,信息技术将会促进产品架构由一体化向模块化转变,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并不是说我们的模块化产品的生产能力和简单产品的生产能力就一定是劣势,也许也是我们的优势。
      正如黄教授最后所说,在这一轮新的工业革命当中,中国是在几次工业革命中距离最近,最有可能走在世界前列的一次,最终工业4.0能不能给中国带来领先,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摄影:劳毅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管理学教授、博导。

       黄速建教授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管理科学研究中心主任;《经济管理》杂志副主编;兼任中国企业管理研究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公司并购、企业组织与企业改革。1988年8月~1989年5月期间在美国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 )弗莱彻(FLETCHER)法律与外交学院任访问学者,1997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成果包括其专著《公司论》,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一届青年优秀成果专著奖;《国有企业产权制度变革》,获蒋一苇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基金优秀成果专著奖;《现代企业管理:变革的观点》,获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专著类优秀成果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