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管理会计论坛
管理会计论坛

​刘凤委:大数据引领“管理会计+”

撰稿:于再冉



      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和智能制造等新技术浪潮风起云涌的时代,管理会计理论和实践必须积极创新。因此,今天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有幸邀请到众多实践专家和高校学者,来分享在如今这个时代,中国制造管理会计的发展方向。
      11月3日,刘凤委教授代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和ACCA联合调研组,分享了他对“大数据引领管理会计变革”的真知灼见。

“大数据”——尬尴的处境
      刘凤委教授认为,当前大数据在中国的应用,分为四个类型:领先型、觉醒型、追赶型、沉睡型。领先型的企业也有,多为BAT互联网行业。再诸如银行、电信、零售业等传统的数据密集型企业,他们曾经一度浪费了这些数据,但现在已经意识到这些数据的宝贵价值,这一类称为觉醒型企业。第三种是追赶型,他们在追赶、在思索如何利用互联网、利用大数据,在制造业赚钱。而90%的企业都是最后一种,沉睡型。
      不能否认,走访调查显示,大多数企业管理人员、会计人员是很关心大数据这个问题的。但他们对大数据本身、对大数据和管理会计的关系的理解,以及大数据在实务中的应用都是十分滞后的。
      调研中大家对大数据的理解有很多不同,主要有三个问题值得思考:大数据本身的理解,包括其范围、概念、边界等;管理会计的认识,包括其边界问题;以及互联网和大数据对管理会计、对公司价值具体的影响路径在哪里。
      总之,“大数据”目前正处于一种人人皆知却鲜有企业成功应用的尴尬处境。


是什么牵绊了“大数据”前行的脚步?
      卡普兰先生在1987年的《相关性的遗失:管理会计兴衰史》中指出,评价很重要,是谁来评价这个企业很重要。在当前的资本市场中,资本市场要融资、要引导资源配置,投资人要选择投资对象,都需要一定的指标。而管理会计的很多项目是难以量化的,因此投资人更为关注财务指标,甚至是唯一的关注就是财务指标。一切都用财务数据衡量,也就造成了财务会计的繁荣与管理会计的日渐衰落。
      目前,对一家企业的衡量基本完全使用财务指标,而财务指标是片面的、有缺陷的,对财务指标的过度看重导致了企业的短视性。大数据是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的,以财务数据指标来衡量,它在短期是没有价值的,是烧钱的,即便是华尔街用财务业绩指标来评价这样的公司,也是前景灰暗的。投资者自然不愿意涉足没有未来的公司。因此,即便管理层有心采用大数据,也迫于压力,难免屈服。
      并且,采用大数据模式的企业是有种追求极致的精神的。大数据模式,甚至做到95%都不可以,要做到99%上,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跨界,才能在资本市场上变现。为了客户,为了争得数据,甚至不惜免费,企业承担了高昂的代价。因此,这种模式一定是高风险的,最后有可能有极高的投资回报率,但也可能会失败。因此,往往只有VC、PE投资。这也极大地限制了大数据的发展。
      但时代已经变了。企业要满足的不再只是投资者,现在,是迎合客户的时代。马云说,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对于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最重要的就是大数据,获得了大数据,就是获得了客户,因此,阿里巴巴投入大成本,甚至不惜免费代价获取。美的集团董事长也说他们现在在全面转型,企业的经营发展是基于客户的,先把股东放在一边。


“大数据”企业真的“一文不值”吗?
      目前公司金融价值的决定,都是由财务数据指标决定的。因此对于采用大数据的很多企业,短期看来是毫无价值的。但实际上,资产负债表,左边谈的是管理,是工厂,是商业模式;右边谈的是资本市场。这个资本市场左边和右边一定联系在一起,公司最核心的还是价值,价值有三大因素决定,第一投资回报率,第二资本成本,第三成长性。



      传统企业大部分先赚钱,然后从一家店变成两家店,做成长性、做规模。刚开始投,第二年有可能赚钱了。新的在大数据模式下,方向是反过来的,他做了很多的铺垫都不赚钱的,但他追求的是高成长。
      成长到什么程度?传统的企业价值创造方式是线性的,而大数据模式是指数级的。指数级在前期没什么发展,但到一个点爆发出来,投资回报率爆炸式增长。因为到了一定规模以后,你可以跨界,带来很多想象不到的东西,这种企业的成长性是不容小觑的。

“大数据”的种子蓬发需要何种土壤?
     我们已经知道,非财务指标的难以量化、以投资者为根本、以及大数据模式本身高风险的特点,都限制了大数据的发展。但大数据的高收益、高成长都在诱导着企业“铤而走险”。那么,实现大数据需要怎样的条件呢?
      首先,大数据要求企业家精神。
      由于管理层和股东们存在利益不一致,管理层如果采用大数据模式,在最初的几年、在目前以财务指标为主导的衡量模式下,很容易使股东产生一种管理不善的印象。因此,管理层单纯处于自身利益的目的,是没有创新的动力的。因此,做大数据,需要呼唤企业家精神。
      其次,大数据要求治理上的变革。
      刘凤委教授讲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目前凡是采用了大数据的互联网企业,公司治理都发生了变革,这些企业家要么掌握了公司控制权,要么达成了一致行动协议等,从谷歌到     Facebook,从阿里巴巴到京东,莫不如此。只有这样,才能够使股东放弃短期利益,而基于客户价值这种长远的角度,才能够实现大数据。最终股东价值就是结果,而不是目标。
      在国内,很多国企的董事长、总经理,即便有实施大数据的雄心,还没能坚持到实现收益的时候,就可能被替换了。这种体制下,是很难投入大手笔来实现大数据、来创新的。
      因此,大数据要求治理上的变革,给企业家更多的放权,但这也对其绩效评价带来了很多问题。

最后,大数据还要求管理模式的变革。
      刘凤委教授指出,在管理模式变革方面,最大的问题就是原来的思路错了。总是想着大数据怎么影响管理会计工具,怎么影响预算,怎么影响业绩评价。后来才发现大数据使得整个管理变了,不仅仅是管理会计,组织架构、激励机制全都变了。
      不少企业管理人员认为,管理会计归根结底是会计,我把人家数据拿来,是跨部门,手伸得未免太长了。但这是因为组织本身没有变革,没有出现数据中心。所以,只通过管理会计在财务部门推行大数据是不行的。刘教授讲到在采访从美国回来的大数据专家时,专家说到,中国企业最重要的改变是文化。在他们公司所有的环节都是通过数据进行驱动管理的。
      大数据在企业的预测、决策、规划、控制、评价等方面,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随着存储成本的大幅下降,大量的非财务信息也开始能够存储,这无疑促进了大数据的快速发展。时代推动着企业在变革,无论对会计,对中国企业管理界,对中国各行各业,对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都带来非常严峻的挑战,同时也带来机会。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会是最好的时代。



     

 

 

 

 

 

 

 

      刘凤委,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会计学博士,中国注册会计师,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香港城市大学访问学者,上海成本研究会理事,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主要从事会计与治理方面的教学和研究,在《经济研究》、《管理世界》、《新华文摘》、《中国工业经济》、《会计研究》、《中国会计与财务研究》、《财经研究》等国内期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担任财政部全国会计领军人才命题专家、全国注册会计师考试和全国高级会计师考试辅导教师,主讲全国总会计师、中国注册会计师、大型企业集团CFO、国资委董监事、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高层管理者培训课程。曾先后荣获上海财经大学优秀博士论文和上海市年度优秀博士论文;2007年国际管理学年会(台湾)最优论文;荣获全国“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科)”二等奖、JP-JAE杂志亚太年会最优论文奖、中国会计学会优秀论文奖、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论文二等奖。先后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财政部、教育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市哲学社科基金、宝钢集团及上海电力、浙江电力等多项国家、省部级和企业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