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
滚动

刘凤委:那99%的追求

撰稿:李泓

刘凤委副教授代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和ACCA联合调研组,在管理会计论坛上分享了他对“大数据引领管理会计变革”的真知灼见。

刘凤委指出目前,在当前的资本市场中,资本市场要融资、要引导资源配置,投资人要选择投资对象,都需要一定的指标。而管理会计的很多项目难以量化,因此投资人更为关注财务指标,甚至唯一的关注就是财务指标。而财务指标是片面的、有缺陷的,对财务指标的过度看重导致了企业的短视性。大数据是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的,即便是华尔街用财务业绩指标来评价这样的公司,也是前景灰暗的。投资者自然不愿意涉足没有未来的公司。因此,即便管理层有心采用大数据,也迫于压力,难免屈服。因此“大数据”首先需要呼唤企业家精神。

其次,大数据要求治理上的变革。目前凡是采用了大数据的互联网企业,公司治理都发生了变革,这些企业家要么掌握了公司控制权,要么达成了一致行动协议等,从谷歌到Facebook,从阿里巴巴到京东,莫不如此。只有这样,才能够使股东放弃短期利益,而基于客户价值这种长远的角度,才能够实现大数据。最终股东价值就是结果,而不是目标。在国内,很多国企的董事长、总经理,即便有实施大数据的雄心,还没能坚持到实现收益的时候,就可能被替换了。这种体制下,是很难投入大手笔来实现大数据、来创新的。因此,大数据要求治理上的变革,给企业家更多的放权,

最后,大数据还要求管理模式的变革。在管理模式变革方面,最大的问题就是原来的思路错了。总是想着大数据怎么影响管理会计工具,怎么影响预算,怎么影响业绩评价。后来才发现大数据使得整个管理变了,不仅仅是管理会计,组织架构、激励机制全都变了。

  刘凤委认为采用大数据模式的企业有种追求极致的精神。因为大数据模式,甚至做到95%都不可以,只有做到99%以上,才能在这个基础上跨界,才能在资本市场上变现。